欢迎访问重庆市中华职业教育社官方网站,今天是
您当前位置:重庆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>> 首页项目 >> 社员园地 >> 浏览文章
围城见贤
作者:杨尚兰 来源:潼南区中华职业教育社 发布时间:2020年03月01日 点击数:


“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,城外的人想冲进去”

生活莫过如是

你我莫过如是

古今莫过如是

武汉新冠疫情莫过如是

围了一座城

围了一个小区

围了一个小家

我们都是围在城里的人,一天又一天,一个十四天再一个十四天,想要逃出去的念头就越来越甚了。“哪怕只是放放风,哪怕什么也不做也好啊”。但是这样的念头在刷了一篇疫情相关的新闻后就淡了些,再刷几篇文章后,就彻底被那贪生怕死的心给生生地弹压下去了。

放下了手机

放下了碗筷

放下了手头算得上算不上事情的活计

那个念头就又自顾自冒了出来,隐隐约约又强烈了那么一丢丢。借着开窗通风的由头,我只敢微微探头窥探些许围城之外的风光。这一次兴许运气不错,仿佛静止很久的街道上有了些许生气,围墙外是一个快递小哥来回从车上搬运包裹,围墙内是三五个翘首以盼的男女,以一种稀疏错落的古怪队形排布着,就像几颗同极的磁石,静静的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感。

再看了一阵后,画面里出现了一个三人组——便装的社区工作者、亮黄色反光制服的派出所民警、白大褂的社区医护人员。他们一进入小区大门,那个古怪的队形仿佛遇到一颗更加强大的同极磁石般,集体朝着那足够宽敞的通道另外一侧规避而去,同时相互间仍然保持了距离的平衡,简直就像物理定律一般自然。三人组对此似乎已经习以为常,自顾自的快速进了小区。我下意识地关上了窗户,就像是危险靠近了。

我打开电脑,重新短暂进入居家工作状态,班级群里的《师生健康档案》又多了几条信息。我再次浏览了一遍班上学生健康档案的表格,外出记录、接触史、健康状况……幸运的是大部分的同学都没有外出。在群里再一次叮嘱各位家长如实申报、确认信息准确后,我又翻出通讯录,准备给那些不积极的家长们一一的追一个电话。如此这般折腾了一圈之后,依然有那么几个落后分子要么关机要么无人接听,怎么也联系不上。无奈之下,我只能辗转寻求与他们相熟的家长或学生。

王**父母,电话关机。

夫妻双双自愿成为赴鄂医疗援助队成员,在除夕夜就随队驰援湖北,直到目前依然奋战在抗疫一线。难得有机会跟女儿通个视频电话,女儿都认不出爸妈那张严重变形的脸。

罗**爸爸,电话无人接听。

人民警察,今天当班正在我市某定点医院外围执勤,负责片区治安及车辆和行人的排查工作。自从抗疫起就一直坚持在工作岗位,由于过度疲劳在执勤过程中晕厥,还为此摔断了手骨,纵然如此依然坚持在一线执勤。罗**跟我说他的爸爸是英雄。

夏*妈妈,电话无人接听。

社区工作人员,每天入户挨家挨户摸排辖区居民的基础信息,重点人员电话核查,到各小区宣传,发放宣传资料,慰问前线医护人员家属,给弱势群体送去温暖,把防控知识及时传递给居民。夏*同学向我哭诉“明明她自己那么害怕的,为什么还要去?”

……

我的心绪久久不能平复,那些以往只在新闻中出现的“最美逆行者”,那些以往见之色变的社区三人组,那些围墙外行走的人们。我一直知道他们的存在,他们的付出,他们的担当,他们的伟大。这一刻,他们真真切切、活生生地铺陈在我面前,我却从来不知道。没有新闻报道,没有诗篇歌颂,没有朋友圈点赞。他们只是我那些不够先进的家长,他们默默地走出围城,默默地站好一班岗,我想他们一定期盼着在围城里和家人相守。

我无力做些什么,不妄见贤而思齐,唯以此文与身边人共勉!

齐心协力共渡难关!

愿祖国安好!

愿亲人安好!


单位名称:重庆市潼南区职业教育中心

作品名称:围城见贤

作者姓名:杨尚兰(重庆市潼南区中华职业教育社社员)